登录 注册
本站搜索
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 六安网文化文化
故乡有棵歪脖松
时间: 2018年09月28日09时41分  来源: 六安网  编辑: 门晓弦

  一个从乡下走出来的人在城市里呆久了,常常会思念故乡。年纪渐长,思念渐浓。故乡的一草一木,皆入梦来。

  尤其是老屋后那棵歪脖松时常在我眼前晃荡。它距离老屋有20米远。周围是母亲开辟出的一片片绿油油菜园。横亘在老屋后门穿过菜园去到镇里的小路上。母亲特地在树下预留一块地方,上面长满青草,那可是我小时候的乐园。用“亭亭如盖”来形容它有些言过。“如盖”不假,“亭亭”不敢恭维。它看上去像一位上了年纪的老人,驼背歪着脖,似乎在期待什么,又像是守候,立在那生了根,时间凝固一般。

  这棵歪脖松何时出生,何时长成,我一概不知。自我出生就存在那里,就像我一睁开眼打量世界,父母就存在一样。春天它为我遮挡风雨,夏天为我遮挡骄阳,秋天为我留住绿色,冬天为我撑住雪霜。不觉间我已40有余,这棵歪脖松仍倔强挺立。陪伴着身后的老态龙钟的老屋以及村庄。

  我还记得,小时候,我最喜欢带上几本书做枕头,一个人躺在歪脖松下面草地上,自由自在地幻想。阳光下,妈妈和奶奶种菜的园子淡淡的花香,像爷爷酿的米酒令我沉醉。

  犹记起我六岁,弟弟四岁,那时父亲三十二岁吧,早上把我俩从被窝揪起,来到歪脖松下草地上,父亲教我们打拳。一招一式,虎虎生风,像模像样。那时我眼里的父亲就像挺直的松,英姿飒爽。晨曦微漾,露珠晶莹,父子三人像三棵小松依偎着歪脖松,这画面永远定格在我记忆中。

  爷爷奶奶,爸爸妈妈,姐姐弟弟和我,那时一大家人其乐融融。每个周末我和姐姐从学堂回来,转过山嘴,远远地看到歪脖松下,奶奶搬个小木凳候在那。一瞅见我们,便立起身,唤一声“胜儿——”快速移动她三寸金莲,从后门入屋里。当我和姐姐沿着菜园篱笆旁大路,从正门回到家时,蛋炒饭的沁香已弥漫老屋角角落落。饭桌上两碗刚出锅的蛋炒饭等待着我们。至今仍觉得那是世间最美的美味。

  后来奶奶病逝,1.85米强壮的爷爷从繁重农活里退下来。常常一个人搬起奶奶的小板凳坐在歪脖松下,抽着汗烟,望着远方。接替奶奶工作,等待着他的孙子孙女,直至离开人世。

  再后来我们大了,离开家去到南方谋生。家里一下空落落的。母亲仍坚持把菜园种得有声有色。吃不完的菜送给邻居们。我和弟商量把歪脖松砍掉,菜园中间多一棵松树,对于上了年纪的人种菜会平添很多活儿,但母亲不允。她已经习惯了它的存在。就像习惯了从一个家庭到另一个家庭生儿育女,抚育成人。

  每次我们姐弟仨离家,母亲都跨过老屋后门,来到歪脖松下,手搭凉棚,背靠着她辛勤耕耘的菜园,目送我们去远方。远方白云悠悠,菜园花开兴旺。听父亲说母亲在世最后半年,常整日整夜倚坐在歪脖松下。

  母亲走后,父亲一人鳏居老屋。我和姐姐接他来城里居住,他不肯。一个人守着家,守着岁月,守着歪脖松。

  上次回去看望老父亲。父亲正猫腰给歪脖松除草。树下被清理得干干净净,像一方点将台,把我们几个子女点将远方,自己成一位孤独的将军。一树零落晕染了歪脖松的落寞。没有我们几个调皮孩子攀爬,树皮变得粗糙,堆砌着深深皱纹,平添几分苍老。脖子更歪了,身子佝偻着。此刻豌豆花正开,小小菜地,蝶飞蜂舞,热闹非常。我们没有陪伴父亲,它们来陪伴。令在异乡的我羞愧难当。父亲习惯了这里,喜欢这里,喜欢歪脖松下的岁月。

  我站在歪脖松下,周围被父亲拾掇的菜园包围。菜园里盛开的小花和父亲的白发在山风中摇曳。当年所有的期待和祝福都被时间这只鹰叼走了。只留下孤寂的老屋,歪脖松和孤单的老父亲。

  歪脖松,你一直在默默吟唱一首一生平凡的歌。

  (孙军)

版权声明: ① 皖西日报社旗下各媒体稿件和图片,授权六安网发布,本网稿件需经书面允许才可转载。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、作者,如 记者:张树 来源:六安网-皖西日报。
② 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,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或版权有任何疑问或质疑,请即与本网联系删除。
 
最新新闻  
图片新闻  
电力改造施工忙
" 全国晚报看合肥 " 聚焦创新之都风采
“心灵氧吧”助 “心”成长
湿地公园 “精灵”飞舞
我市首家“4D“样板厨房亮相皋城
 
安徽省首届文明网站 六安市首届十佳文明网站
新闻热线:0564-3936667 广告招商:0564-3936665
安徽省六安市皖西日报社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信息内容、建立镜像
《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》编号:皖ICP备06002640号 新闻备案号:皖网宣备07007

公安备案编号:皖公网安备 34150102000043号